相关文章

北京晨报:早教机构泛滥源于监管缺失

  9个月的宝宝上早教课,5个大人组团陪同,家长自己都忍不住感叹“全家都是勤务兵”。(4月7日《楚天都市报》)

  虽说中国家长自古就重视早教,西方更是有“早教影响一生”的说法。但是中国式早教强调亲子教育,早教主体是孩子的父母,由父母亲自帮助孩子完成五大感知系统的发育和体格发育,并依据年龄和心理发展特点对孩子进行适时的语言认知、语言表达、交往技巧、游戏能力和思维能力训练。亲子教育最大的优势是情感熏陶和生活体验,因此是一种无痕教育、温情教育,这是早教机构无法与之相比的。当前市场流行的“洋早教”看似前卫,但其实际教育效果却值得怀疑。几个月、一两岁的娃娃就开始离开父母,被迫过集体生活,其实质严重违背了儿童心身发展规律和教育规律,不过是“超前”得有点揠苗助长罢了。

  天价学费,无教育资质,过度教育,安全隐患,体罚和语言暴力,资金断裂,乱象丛生的早教为什么能有一定的市场?实际上,早教是监管缺失催开的“罂粟”。2013年初,教育部发布《关于开展0-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试点的通知》,提出了明确管理体制、合理配置资源、培养培训师资、加强规范管理、合理分担成本、促进内涵发展6个方面的试点内容,并要求,各试点地区要把早期教育试点纳入当地政府教育工作重要内容,与幼儿园布局规划和建设相衔接,统筹安排。但是,“通知”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,一个最关键的原因是,教育部门不是法定监管主体,谁会对教育部的发号施令买账呢?

  早教问题是一个社会问题,早已引起一些有识之士的关注。其中呼声最大的就是尽快用法律的形式确立监管主体,终结早教乱象,加强对早教机构的科学化、规范化建设指导,将早教引入正确的教育发展轨道上来。

  (来源:)